海贼王漫画·死神漫画·妖精的尾巴·恶魔奶爸·手机壁纸·火影忍者全集·海贼王中文网·动画片大全·影视剧·壁纸·名侦探柯南·滑头鬼之孙·美食的俘虏

首页 >> 灌篮高手周边 >> 灌篮高手流川枫声优玩游戏访谈录

灌篮高手流川枫声优玩游戏访谈录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4-7

  原载《家用电脑与游戏》2007年03期

  友情文字提供:Dagou

  我问朋友:“女孩一般都玩什么游戏?”他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冒险岛》、《跑跑卡丁车》之类的休闲游戏,要么就是《劲乐团》、《劲舞团》。嗯,《魔兽世界》里也有不少。”“除了网络游戏呢?”“单机就很少了,要不就是《连连看》、《泡泡龙》那些桌面小游戏吧。”——这就是一个普通男玩家对女玩家的认识。

  游戏被很多人称为“男人的玩具”——男性设计师讨论着如何设计面向女性的游戏,男性作者根据考证撰写了题为《生物学和游戏:为什么女人不爱游戏》的论文,男性玩家在网络上发表着他们对游戏女性和女性游戏的看法,游戏厂商把女玩家作为吸引男玩家进入游戏的“诱饵”,把女玩家的照片放在网站上当作吸引眼球的工具,而一些女玩家自己也把“女性”而非“玩家”作为她们在游戏中最重要的身份标志。

  在中国,女性与游戏的故事至少可以追溯到二十年前。上世纪80年代末的红白机不仅吸引了好玩的男生,也让不少女生为之着迷。上世纪90年代初风靡一时的跳舞毯被许多年轻女孩当作健身器材,90年代中期的电子宠物则被爱心女孩带在身边形影不离。1995年发售的《仙剑奇侠传》让初接触电脑不久的女孩为李逍遥与赵灵儿之间的爱情故事潸然泪下,四年后王菲的一首“Eyes On Me”又把她们引入了《最终幻想》的梦幻世界。当DDR之类的跳舞机和音乐机开始在街机厅里流行,成为女孩们一较高下的舞台时,那些喜欢过家家的女孩也终于在《模拟人生》里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挥她们特长的空间。

  1999年,一只名叫OICQ的可爱企鹅彻底改变了人们的聊天交友方式,从此将无数女孩牢牢地吸在网上。有了网络后,女孩们的游戏选择更多了,几乎所有网络游戏都设定有女性角色,这在以往的单机游戏中是很少做到的,虽然使用这些女性角色的并不一定是女玩家。第一款真正吸引大批女玩家入驻的网络游戏是《石器时代》,这款2001年运营的网游以其卡通的画面和可爱的宠物征服了众多女孩,次年的《魔力宝贝》和2003年的《仙境传说》也以相似的清新休闲的风格在女性玩家市场上取得了成功。2003年另一款值得一提的网络游戏是《泡泡堂》,从这款老少皆宜的游戏开始,国内的网游厂商大举进军休闲网游领域,之后的《冒险岛》、《劲舞团》、《劲乐团》和《跑跑卡丁车》虽然玩法各不相同,但其吸引女孩的“法宝”无外乎那几样:简单易学的操作、方便的聊天系统、丰富的换装系统、或卡通可爱或华丽时尚的画面。网络游戏让热衷于交流和炫耀的女孩有了展示自己的平台,与此同时,在那些没有联网的电脑上,《连连看》和《泡泡龙》这些休闲小游戏也迅速成为女孩们消磨时间的必备软件。

  人的记忆总是不断衰减的,现在的我们只看见午休时间在办公室电脑上玩“连连看”或“接龙”的Office Ladies,却不一定还会想起小时候那个曾和自己抢手柄玩的邻家女孩;我们只看见网吧里玩《魔兽世界》或打CS的年轻女孩,却不一定还记得那个满脑子都是关于游戏的奇思异想的天才女孩;我们只看见放假在家玩《泡泡堂》和《劲舞团》的卡哇伊女生,却不一定想得起那个总爱上课看漫画而屡屡被老师批评的女同学。

  当身边的女孩只知道“连连看”和“大家来找碴”,当身边的女孩兴高采烈地谈论着自己在游戏里有多少个“老公”的时候,你是否会感到一丝失落?或许在某个洒满夕阳的黄昏,那些已经模糊的记忆又会重新清晰起来,你会突然想起她们,那些曾经在你的生命中出现过的游戏女孩,她们是否还像从前那样,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静静开放?

  Lethe:恪守职责的声优女

  冬日的上午,阳光透过玻璃暖暖地照进来,街上行人还不算多。坐在我对面的女孩穿着一件白色针织开衫,搭配一条黑白灰小格子的短裙和一双黑靴子,显得落落大方。我俩之间的茶几上摆着一本《乙女向游戏指南》,这是她特意带来的。

  谈话刚开始她就让我吃了一惊,她说她买过1996年第10期至第12期的《家用电脑与游戏机》,以及当年的合订本,还清楚地记得当初买这几本杂志是为了哪几篇攻略。后来才知道为了今天的采访,她特地在前一天晚上做了番“功课”:把收藏的游戏杂志拿出来梳理了一遍,把玩过的40多款SS游戏和80多款PS游戏逐个清点了一番,还仔细回忆了小时候的许多事情。对于记忆中比较模糊的地方,她还向父亲一一作了求证。我很少见到事先准备这么认真的被采访者。

  接下去的几个小时里,她谈了自己的童年,谈了她的游戏经历,谈了她对女性向游戏的看法。当时我甚至有一种错觉,仿佛我们很久以前就已经是朋友了。她的直率、她在言谈中表现出的独立和积极,让我原先对“宅女”的看法产生了动摇。

  长姐如母

  上世纪80年代后期,FC传入中国,一些有商业头脑的老板便在街头摆摊经营起了FC的生意,一台十四寸黑白电视,罩上硬纸板子挡阳光,几台FC,几张小凳子,构成了一个小小的游戏世界。上海虹口区某个路边的FC摊子和其它摊子一样,一到放学的时候就会围上一圈学生。人们常会看见一个小女孩挤在一堆男孩子中间,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上跳跃的小人,直到父母过来把她叫回家吃饭。

  这个女孩就是Lethe。1989年对Lethe来说是充满转折的一年,这一年她小学毕业,如愿考上了一所重点中学,姐姐也考上了大学;这一年他们全家人搬出住了十几年的集体宿舍,搬进了一套两居室的新房;新房的钥匙拿到后没多久,Lethe的母亲就突然因病去世。从这一年起,比她大8岁的姐姐更多地担负起了照顾她的责任。

  姐姐和Lethe一样喜欢玩游戏,家里的第一台游戏机FC就是姐姐上大学拿了奖学金后买的,随机器送的那盘8合1卡虽然没有Lethe眼馋已久的《魂斗罗》和《超级玛丽》,但还是让姐妹俩津津有味地打了一年多。直到Lethe考上重点高中后的那个寒假,父亲第一次给她们发压岁钱,姐妹俩商量后决定让父亲把压岁钱换成一盘76合1的FC卡带。虽然从头到尾只有两盒卡带,这台FC却给Lethe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这些回忆,大多都和姐姐有关。她还记得FC刚买回来的时候,和姐姐一起打了两个通宵的《坦克大战》;她还记得《俄罗斯方块》的最高纪录是姐姐的2550条,有一天她终于打到了2000条,姐姐笑着说:“如果你能打破我的记录,我就奖励你50块钱。”可惜这50块最后还是没能赚到。

  1995年,Lethe考上大学,每月有了350元的“可支配收入”,其中200元是父亲给的生活费,主要用在吃饭上;另150元由姐姐承担,用于买书、文具和衣服。那时Lethe每月还有一笔固定支出——游戏杂志,《电子游戏软件》、《电子游戏与电脑游戏》和《家用电脑与游戏机》……市面上能买到的这几本游戏杂志她都买过,她现在用的QQ签名——“爱科学,玩物不丧志”就是当年《电子游戏软件》的杂志标语。这些游戏杂志开阔了Lethe的视野,也让她对游戏的兴趣越来越浓。大二上半学期,Lethe终于拿出攒了一年多的零花钱、两个学期的奖学金,以及寒假在马路上发传单、在超市打工赚的钱,买了一台SS,当时的价格是2000元,附带三款游戏——《银河之星:露娜》、《魔法骑士》和《奇稻田密录传》。这台SS陪伴Lethe度过了她的大学生涯,直到工作后的第一年,Lethe用攒了半年的工资买了台PS,SS才宣告退役。

  直到今天,Lethe仍然把姐姐当成她的榜样。她说从小到大,父母对姐姐的要求都比对她的严,所以姐姐虽然也爱玩游戏,但自制力却比她强。比如考注册会计师(CPA),CPA的考试时间定在每年的9月,9月前的几个月是会计一年中比较空闲的时间,而对于玩家来说,却是最忙碌的时段,因为厂商总会集中在暑假这个黄金档推出许多大作。考试前的这段时间,姐姐每到周末就去附近的学校复习,Lethe却总是忍不住要玩游戏。

  工作后的姐姐虽然很忙,但还是会时不时地抽空玩会儿游戏。结婚后,姐姐有时也会问Lethe借几盘游戏玩。直到三年多前,姐姐家添了个可爱的女儿,Lethe就再也没有见过姐姐玩游戏了。

  永远的召唤夜

  2001年的夏天,虽然再过一个多月就要参加CPA考试了,Lethe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看书。她的全部情感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住,这股力量在一个寂静的深夜终于得到了释放。已经是凌晨4点,看着自己深爱的人为拯救世界而缓缓倒下,听到片尾曲中的那句“I try to find a way”时,Lethe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放下手柄,哭了起来。虽然已经尽了全力,可自己深爱的人最终仍然不得不牺牲,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直到今天,Lethe还能清楚地记得《召唤夜2》中Nesty的那句台词:“虽然我不是人类,这个世界不是我的故乡,但如果这个世界上生活着我所爱的人,那这个世界就有去保护的价值。”

  外表随和,内心刚强,为捍卫自己珍爱的人或事而不惜牺牲,我总觉得Lethe的性格与她所喜爱的游戏角色有几分相似。游戏虽然不一定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但人的性格却往往会影响他/她对游戏的偏好,让他/她不自觉地在游戏中寻找与自己相似的角色和故事,或许这就是为什么Lethe对“召唤夜”系列情有独钟的原因。在这个系列中,最让Lethe感动的是二代,其次是四代,而三代她却不怎么感冒。二代的女主角身世悲惨,却能积极地面对各种冲突,她的性格也很泼辣,奉行“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原则。四代的女主角从小独自一人长大,有着坚强的性格,在面对帮助召唤兽反抗人类,还是顺应人类社会的规则这一无法解决的矛盾时,她总能勇敢面对,从不逃避。三代的女主角则被塑造成一个柔弱谦让的形象,秉持不打不杀的原则,从不主动进攻,总是处于守势,直到没有退路才会想到反击,这样的性格让Lethe觉得难以接受。

[1] [2] [3] [4] [5] [6] [7] 下一页